谁来救赎我们的环境

    由于北方的冷空气南下,不仅带来了寒冷,还带来了高浓度的阴霾天气,加之本地的污染,pm2.5也出现了新高,严重污染。据说报纸上写着魔都PM2.5超世界卫生组织标准35倍,这是环境的报复啊,中国在经历经济腾飞的时候,也遭遇了环境的ED,美丽中国的性福谁来救赎。

PM,英文全称为particulate matter(颗粒物)。科学家用PM2.5表示每立方米空气中这种颗粒的含量,这个值越高,就代表空气污染越严重。
在城市空气质量日报或周报中的可吸入颗粒物和总悬浮颗粒物是人们较为熟悉的两种大气污染物。
可吸入颗粒物又称为PM10,指直径大于2.5微米、等于或小于10微米,可以进入人的呼吸系统的颗粒物;总悬浮颗粒物也称为PM100,即直径小于或等于100微米的颗粒物。

    能源密集型产业,火电、水泥、金属冶炼、重化工等造成了很多的颗粒物排放和温室气体的排放。话说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技术可以有效的降低碳排放,类似工艺联用可以有效减少尘埃及温室气体的产生,可惜技术推广还大大不够,也存在相当风险。在火电、乙烯及炼油电厂中可以使用IGCC结合CCS技术进行相对清洁生产,中国大大落后,先进技术都掌握在洋人手里,如IGCC现在是GE和SHELL两家垄断。我们的科技工作者都忙着发所谓的高级期刊,忙着评职称,忙着当学霸,忙着让弟子搞研究,忙着升级。中国的转型其实并不成功,从环境的群体事件频发可以看出,中国对PX类产业控制其实无能为力。因为中国需要这些东西,这是是生活必须的,但又没能力技术输出,让其他国家去代为生产,从而购买相对廉价的产品。同样PX技术的核心掌握在UOP和IFP公司手中,分别美国和法国公司。由于气候峰会确立的双轨制,造就了共同有区别的责任。发达国家的碳排放是强制的,发展中国家非强制,造成了碳排放性的碳泄漏的技术转移。在制度迁移效应的作用下,碳锁定也一样转移了,加上中国环境政策还不够完善,多重的障碍交织在一起,导致环境问题频发,处理起来力不从心。说白了就一个词,技不如人,技术不行导致了产业转型缓慢,环境的自净能力已经超负荷了,环境生病了。剑桥的教授可以11年不发学术论文,脚踏实地的搞研究,在中国是不可能的,浮躁的功利主义一样如同魔鬼般附身与学术这个原本单纯的孩子身上,中国请给砖家们一点空间去烧砖,请等等你的人民,倾听环境被污染强暴的呻吟。

多希望世界真有机器猫,这样可以带我去没有污染的地方。

jq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